揭秘山姆大叔的小金库:美国政府疑是比特币红利的“大赢家”

3年前

        美国联邦政府已经从犯罪分子那里没收了大量数字加密货币,价值可能高达数十亿美元。它会如何处理这些数字货币?

        2017年7月,25岁的亚历山大·卡兹在泰国一家监狱自缢身亡,身后留下了堪比顶级毒贩的财物:别墅、兰博基尼、保时捷、列支敦士登和瑞士的银行账户。官方表示,卡兹是全球最大的毒品和武器黑市网站阿尔法湾(AlphaBay)的运营者。他还留下了另一样东西:装有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比特币及其他虚拟货币的电子“钱包”。

        “这是有史以来关闭的世界最大暗网市场,”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表示。他强调,Alphabay一案“可能是今年最重要的刑事调查之一”。

        美国司法部在一次全球突击行动中缴获了卡兹的虚拟财产,它们现在归该部所有,司法部计划将其出售。近年来,比特币的身价暴涨,自缴获时到现在,已经猛涨了原来的5倍有余,司法部将获益丰厚。不过如果想要知道比特币的持有者是谁,或它何时被交易,必须具备强大的网络侦查技能,以及大量的空闲时间。所欲追踪这些比特币的流向是个很大的麻烦。

        数字货币的收缴和销售,在五年前还鲜为人知,而今正快速成为普通事物。比特币长期以来深受网络罪犯喜爱,现在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刑事搜捕案件当中,它使得美国成为了加密货币市场的主要参与者。

        我们无法得知确切的数字,不过根据书面证据和对现任及前任辩护律师和检察官的采访,可以推算出美国执法部门至少保管着价值10亿美元的数字货币,并且实际金额很可能要远高于此。

        美国法警局(U.S. Marshals Service)是美国历史最为悠久的执法部门,枪手怀特·厄普和“狂野比尔”希科克都曾是它的成员。最近,电视和电影作品让许多美国人了解到它如何运送囚犯及追踪危险逃犯,不过很少有人知道,法警局还出售比特币。

        根据拥有几十年历史的一条法律规定,法警局这个隶属于美国司法部的机构,有一项主要职责是处理其它联邦执法机构缴获的物品,这也是为什么访问法警局网站可以看到被联邦调查局和其他机构收缴的船只、汽车、飞机、手表等非法财物,这些物品全都参加公开拍卖。20世纪80年代,国会的一项决议让联邦官员能更容易地出售毒品犯罪相关财物,此后没收财物程序(见边栏)变得更为普遍,也更具争议性。

法律赋予法警局的一项主要职责就是处置在联邦刑事案件中没收的资产。过去几年,该机构总共举办了六次比特币拍卖会。

        法律赋予法警局的一项主要职责就是处置在联邦刑事案件中没收的资产。过去几年,该机构总共举办了六次比特币拍卖会。

        去年11月中旬,比特币的价格达到近2万美元,美国司法官员迅速找到犹他州的联邦法庭,请求允许拍卖他们从仿冒药品销售商手中缴获的513枚比特币。法官批准了该请求,但法警局直到1月末才进行拍卖,此时比特币已跌至最高价的一半左右。

        地方当局也面临类似的棘手问题。曼哈顿区检察官办公室网络部门负责人布伦达·费舍尔说:“我们这儿发生了一起传统绑架和抢劫案件。罪犯把受害人引诱到他以为是优步车的车内,用枪指着他,要他拿出价值180万美元的[数字货币]以太币,最终迫使他给出私人密钥。”地区检察官办公室成功追回资金,却遇到一个难题:劫匪将以太币转换成了比特币,比特币的价值在盗窃案后大幅上涨,由此引发新的法律问题:谁该得到这部分盈余呢?

        由司法部运营的网站Forfeiture.gov乍看之下对监督部门而言可谓是天赐佳物。最近的某个星期一,主页的一份文件详细列举了由多个部门没收而来、价值至少200万美元的数字货币。从中可以看到,缉毒局从新罕布什尔州的一名毒贩手中没收140枚比特币,从波士顿的一名毒贩手里没收25枚比特币;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则在盐湖城缴获99枚比特币和99单位的比特币现金(另一种货币)。

        但这种信息透明转瞬即逝。从物品被没收直到它出现在报告里,中间往往有较长的滞后,而且报告不会在线存档。每天,新报告一出现,旧报告便消失。纸质副本确实存在,不过不管任何时候,无论在网上或是书面材料上,都无法查到联邦政府保管加密货币的记录。

        曾为客户提供没收财物相关建议的美亚博律师事务所(Mayer Brown)律师亚历克斯·拉卡托斯说:“美国有一点很奇怪,就是它缺少中央登记。”。他补充道:“不管是联邦调查局还是地方当局采取的行动,我们都不知道被没收的财产有多少。”

        当被问及是否有没收财产的公共登记处时,法警局发言人明确回答说没有。而且,法律并未规定政府有义务创建这样的登记处。司特德和其他执法部门人员基本都支持这种不透明性,他们辩解道,提高透明度,可能会向罪犯泄露特工的工作方法,或正在进行的调查。

        从理论上来说,联邦政府手中的任何比特币都是可以追踪的,因为加密货币的交易永久记录在公共区块链分类帐上。虽然司法部文件有时会公开识别“安全的政府钱包”,但许多刑事案件并没有,这使得比特币的去向不明。即便在钱包可以识别的情况下,它的内容在外行人眼中似乎只是无穷无尽的字符串——它们实际上代表着匿名的个人货币、交易和用户。

        可以肯定的是,包括Elliptic和Chainalytic等取证公司在内的行业正在不断兴起,帮助客户将钱包与所有者联系起来,它们的客户当中许多是执法机构。不过,公共信息披露不属于这些公司的业务范围。

        这种状况导致人们几乎无法确定政府到底拥有多少加密货币,加之有权缴获比特币的机构众多(其中还有特勤局、酒精、烟草和火器管理局、邮局),政府本身也难以确定所没收加密货币的规模。其实,只要区块链技术部署到位,很容易就能知道货币数额,这点令支持提高透明度的人尤为恼怒。

        没收的批评者认为,比特币黑洞是以数字化方式展示了被滥用长达数十年的系统。反对者认为,州和地方机构拥有强大的没收权力,会带来负面作用,甚至可能导致警察抢劫平民。司特德说:“我在执法部门工作了23年,我相信,但凡警察没收现金,总有人从中贪污,我不认为这在比特币身上会有任何不同。”

        从这个角度看,公共记录与实际的差距之大足以令人担忧。从法庭记录和没收通知中尝试追踪比特币时,《财富》杂志发现,有几笔比特币的缴获被记录在案,其销售却没有任何记录。

        例如,2014年的法庭文件显示,美国联邦税务局从德克萨斯州的一位大麻毒贩手中缴获222枚比特币,但没有任何关于销售的文字记录。同样,特勤局2014年从一对在“JumboMonkeyBiscuit”网站经营非法毒品和货币兑换的夫妇手中缴获50.44枚比特币,也没有拍卖记录。(其他一些案例中的货币估值也相当古怪——例如,2月初盐湖城缴获99枚比特币的没收通知中,显示其价值为0美元,而实际上它当时价值约有80万美元)。

        这些货币中的一部分可能被正在进行的案件占用,或还在没收机构手中。由于法警局拒绝就内部程序发表评论,也就无从得知他们是否有正当理由来解释这些比特币的去处。

        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表明政府官员利用没收程序漏洞来盗取比特币,前检察官(包括司特德)则强调,腐败是例外,而非全部。尽管如此,没收和出售的长时间间隔无疑增加了辩护律师和公民自由论者的怀疑。所有消息来源都认为,不透明的监督加上数字货币容易转移的特点,很容易就会让执法者误入歧途,联邦调查局的第一次大型比特币抓捕行动证实了这点。

        贾罗德·库普曼是美国税务局刑事调查科的网络犯罪主管。税务局打击犯罪部门有大约2,000名特工——持有徽章和枪支的会计师——属于不断壮大的加密货币专家队伍的一部分。库普曼说:“他们是百里挑一的精英。”

        这支团队最著名的一次抓捕行动也成为最饱受诟病的一次,原因在于发生了监守自盗。对丝绸之路进行调查期间,美国缉毒局的卡尔·福斯和特勤局的肖恩·布里奇斯疯狂犯罪,就连阿尔·卡彭也会自愧不如。恐怖海盗罗伯茨被捕之前,他们从主犯和他的网站上偷取比特币,并向他勒索财物。

        这对狡猾的家伙甚至冒充杀手,伪造杀死告密者的场景,企图对乌布利希进行再次欺诈。税务局侦探成功诱捕福斯和布里奇斯,两人都在2015年承认与此案件有关的指控。两位特工的欺诈发生在乌布利希的资产被没收之前,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没有影响到没收程序。即便如此,从这起案件中可以看出,在数字货币符合没收相关法律时,也可能会滋生不法行为。

        法警局是最适合提供没收财产详细账目的机构,但它的运行本身就不够透明。去年9月,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工作人员完成漫长的调查之后,委员会主席、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来自爱荷华州)对法警局提出猛烈抨击,指责他们滥用没收的资金,购买诸如“高档花岗岩台面和价格高昂的定制艺术品”等额外福利和奢侈品,其中大部分都地安在了休斯顿新建的资产没收学院,这真是再合适不过了。上述并不算是特大盗窃案件,可它也无法平息没收批评人士或比特币拥护者的怒火。他们中许多人之所以接受比特币,就是因为对政府的诚信缺乏信心。

        据库普曼估算,他的税务局团队已经帮助缴获了价值数千万乃至数亿美元的虚拟货币。这仅仅是来自一个机构的数据,美国还有十几个机构拥有没收权。按照库普曼的猜算,我们可以估计美国政府在数字货币市场上的影响力。随着加密货币日趋普遍,这一影响势必将不断扩大。

        寻找非法货币的过程仍将挑战重重。前网络犯罪检察官、现怡安集团顾问尤徳·韦勒表示,多年来,坏人们一直在“转向其他没有留下同样数字痕迹的货币。”许多人放弃比特币,转而使用门罗币和零币等,它们同样能够提供安全支付选择,但几乎无法追踪。

        取证公司Elliptic首席执行官詹姆斯·史密斯表示,越来越多的网络黑市都在发展一项名为Tumbler的技术,它能将交易记录打乱,加进付款服务当中。这等于是一场无穷无尽的虚拟猫和老鼠游戏。如果执法人员自身犯罪,他们偷窃的货币能更容易地隐藏起来。

        与此同时,数字货币市场仍在繁荣发展。forfeiture.gov近期发布报告称,缉毒局在新泽西州缴获了6枚比特币,检察官办公室在科罗拉多州一位名叫安东·派克的人身上没收了27枚比特币(价值约33万美元)。据报道,在今年2月初一场针对全球信用卡欺诈集团的突击行动中,美国又净赚超过10万枚比特币。

        理论上来说,山姆大叔总有一天会把这些比特币全部拍卖。这些从毒贩身上没收的比特币也许能让美国政府成为加密货币交易的“大赢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