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人格与裂脑人(转载)

Ξ魂牵梦萦Ξ
2周前 阅读 10 点赞 1

很多人觉得,拥有多重人格,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尤其是由张一山主演的《柒个我》爆红之后,很多小姑娘都被张一山时而帅气时而酷毙时而暖男时而娇媚的演技征服。于是,多重人格一时间又成为了小年轻们街头巷尾的谈资。

实际上,多重人格对本人来讲,一点也不酷。相反,它带给“宿主”的更多的是生活上的不堪其扰。甚至,患者还有可能因此而做出一些反社会的行为。

美国精神病大词典就对多重人格这样定义:“一个人具有两个相对独特的并相互分开的亚人格,是为多重人格。是一种癔症性的分离性心理障碍。”

比如白银杀人案凶手高承勇在落网之后,有人就将其杀人时候的凶残与隐藏在市井中的老实人形象做对比,称其为多重人格。而且,高承勇的作案对象往往都是红衣女子,人们便推测其幼年时期很可能经历过同红衣女子相关的、对其造成严重心理冲击的重大事件。

事实上,这很可能只是有人添油加醋制造的一个噱头而已,高承勇充其量只是一个会隐藏自己的变态杀手。

那么,究竟什么是多重人格?

别矫情了,

你那点儿算不上“多重人格”

多数人看到多重人格的时候,会不自觉地联想到自己:我是不是也处于多重人格的边缘?

比如你上网的时候高谈阔论、滔滔不绝,一副天下之大舍我其谁的气概;一旦家里来个客人立刻就小鸟依人、倚门回首,害羞得仿佛闺中少女:这是不是典型的多重人格?

又或者自己在上班的时候一丝不苟,对老板对同事都非常认真负责;可是一回到家中立刻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放飞自我:这是不是也是多重人格的节奏?

非常抱歉地告诉你:这些跟多重人格八竿子打不着。严格来说,这些只是你面对不同的物理世界的时候所采取的不同应激反应而已。这就好比你正嘻嘻哈哈地跟同事说笑,突然黑面上司推门而入你立刻正襟危坐:你是多重人格吗?

你仅仅是怕上司而已。

事实上,多重人格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疾病,全球真正被证实的多重人格患者不过百人。从这一点上看,你我皆凡人,怎么那么容易就拥有多重人格呢?而且,多重人格的一大特点就是,主人格和亚人格是互相独立存在、彼此并不知道对方的。亚人格突然窜出来办个事儿,然后又蓦地收回,主人格占据身体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此,多重人格的人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记忆力不太好。或者说,经常伴有失忆行为。

那么,我们由此就可以下个结论了:所有怀疑自己有多重人格,并且还振振有词地列举出几条理由来证明的,都是瞎白话。

而多重人格也并不是毫无理由就出现的。其主、亚人格的切换往往伴随着外界刺激而来,呈现突然性的特征。此外,在被动性放松比如催眠,以及发泄的治疗手段时,其也可能会出现人格转换。所以,《柒个我》里张一山三分钟内能切换三种人格,并且毫无征兆地出现,基本上就是在扯淡了。

那如果有人说:老板突然推门进来还不算外界突然又巨大的刺激啊?

嗯,这种无理辩三分还是很值得讨论一下的。

一般认为,人们之所以产生多重人格,与其童年的受过的心理或生理创伤密不可分,这其中又以性侵害为主要原因。因此,上文提到的人格特征切换刺激往往一开始和不幸的经历有关,到后来逐渐扩展到其他应激性刺激。那么,人们小的时候,应该是不会被老板吓到的吧……

综上而言,多重人格并非你想有就有的。它是一种较为严重的精神疾病,会对患者的身心造成巨大的困扰,需要接受专业的心理咨询和治疗。至于一般人总是喜欢把自己“爱哭也爱笑”“时而安静时而疯掉”附和为多重人格,确实是有点自作多情了。

裂脑人会成为多重人格的真因吗?

多年来,人们在研究多重人格的时候一直把它列为精神或心理疾病的范畴。因此,在分析原因的时候也多认为其与幼年的不幸经历、成年的巨大创伤或者日常工作生活中的日渐压抑等密不可分。

诚然,这些或早期或巨大或渐进的刺激确实会对人的性格、面对不同环境时候的不同反应造成重要的影响。其促使患者们在特定的环境下切换为最适合的人格特征以求得自保。然而我们知道,人的精神或心理问题一方面与刺激有关,另一方面也很可能与某些生理特征存在密不可分的关系。

比如拥有明显双重人格特征的群体:裂脑人。

人的大脑分为左右两个半球,其由主要由成分为髓磷脂的“胼胝体”连接起来。胼胝体的作用就是控制神经元信号,协调左右大脑的正常工作。所以,我们的手、眼等才得以分工运行而又协同工作。那么,这又和我们说的双重人格有什么关系呢?

当有人把胼胝体摘除后,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这种摘除了胼胝体的人,被称为“裂脑人”。

裂脑人和双重人格的故事,就从一位名叫斯佩里的神经心理学家开始了。他为了探明左脑和右脑的工作机制,利用因为治疗癫痫而切除胼胝体的裂脑人,做了一系列著名的实验。

在介绍这些实验之前我们需要知道的是,我们的左脑控制着右眼和右手,而右脑则控制着左眼和左手。当胼胝体被切除,这种大脑、手、眼之间的联系就切断了,那究竟会发生什么?

第一个实验:斯佩里把患者的左右眼隔开,然后分别在各眼的前方呈现一个亮点。当亮点位于右眼区域,患者明确说出看到一个亮点;当亮点位于左眼区域,患者说自己什么也看不到!而斯佩里让其举手示意自己是否看到亮点的时候,患者的右手又明确表示自己的左眼看到了亮点。

第二个实验:斯佩里把亮点换成了图像。当患者左眼看到“测量时间的工具”并成功地拣出一个手表时,他却不停地说自己什么也没看到……

是不是有一点双重人格的意思了?

此后,斯佩里又做了几个实验,最终证明了当胼胝体被切除,左脑和右脑的联系则被几乎彻底切断。这时,人的视觉和语言系统也由此发生了断裂,就出现了虽然有所见、但说不出口的情况。或者说,由于左右眼接收到的信息不同,左右手要进行的动作也因此而不同。

而把裂脑人研究再次向前推进一步的,则是斯佩里的学生加扎尼加。

加扎尼加最初也做了一些实验,表明胼胝体切除后,左右脑根本无法建立联系,彼此不知道对方在干啥,人的行为也就产生了混乱。

随后他给患者的左眼看了一张裸女照片,然后患者看了之后害羞地哈哈大笑。他问患者为什么笑,患者说:我也不知道啊……我啥也没看见啊……

注意,患者的左眼看到了裸女,但患者说“我什么也没看见”……是不是有点细思恐极了?

然后他又做了另外一个实验。他给患者的左眼看了一幅谋杀案画面,患者感到有点恐慌;但当问及原因之后,其回答:我不知道,可能是房间太压抑……

加扎尼加由此认为,右脑接收到的是一个谋杀案场景,但左脑却将其解释为其他原因,这表明,左右脑存在着两个意识。

那么,师徒二人的实验到这里基本上至少可以说明一个问题:由于胼胝体的切除,裂脑人在很大程度上会变成双重人格患者。也就是说,除了心理原因之外,生理上尤其是大脑关键部位的异常,也有可能会导致双重人格的出现。况且,虽然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我们的意识产生于大脑,但意识的产生源自大脑几乎是被所有人认定的事情。

所以,尽管并不是所有的多重人格都一定是来自胼胝体的缺失,但是否是由于大脑其他部位的病变?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说每一个多重人格患者,都是一个裂脑人,也不为过吧……

多重人格怎么治?

扶正“主人”是关键

多重人格给患者带来生活不便是既定的事实。很多艺术作品经常会以消极的人格为噱头,来体现一个人的矛盾心理。比如渣渣辉同学曾饰演了一名双重人格患者,晚上出去杀人,白天忙着愧疚,最终跳楼自杀。

事实上,具有多重人格的患者确实有比一般人更强烈的自杀倾向。那么,对多重人格患者采取积极的干预治疗,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作为一种心理疾病,多重人格也适用一些药物、谈话、音乐等通用的治疗手段。除此之外,医生应当注意其面对的不是一个简单的精神病人,而是……好几个“精神病人”……因此,治疗多重人格,医生的原则是尽量保持主人格的长时间、平稳占据患者,减少亚人格的出现频次。那么,这就需要医生仔细了解患者各种亚人格出现的原因,比如暴力人格是因为曾经被群殴、爱美人格是因为妈妈曾经把自己打扮成了个小姑娘、胆小人格是因为自己小的时候无意中目睹了一起死亡车祸……根据不同的人格诱因,采取相应的针对措施,将有可能帮助主人格的稳定。

而对那些生理遭到破坏,比如胼胝体受损的患者而言,差不多就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了。因为这玩意儿是大脑自带的,少了就少了,目前是补不了。

那么,针对多重人格治疗这件事情,有人脑洞清奇:这算不算谋杀?

额,要解释起来好像很复杂的样子,要涉及到道德、伦理、自然生命体……

算了不解释了。总之,多重人格听起来虽然是很刺激,但实际上一点儿也不好玩儿。对旁观者而言,它是神秘的花园;对患者而言,它是痛苦的魔鬼。假如你在生活中碰到这样的人,请你不要一脸歆羡或者崇拜。否则,万一引出了他的暴力型人格,也请你千万不要害怕。


| 1
评论 ( {{ comments.total }} )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 o.content }}
赞 {{ o.likes_count ? o.likes_count : '' }} 回复 {{ o.created_at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