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峰会:币圈狂欢 歌星助阵 大妈狂热 交易所割韭菜

05-04

摸底区块链

  “办会参会这么多年,这是我参加过的感觉最糟糕的一场展会。”4月27日,从澳门回来不久的区块链创业公司人士李远泉(化名)表示。

  4月23日至25日,一场名为“世界区块链大会·三点钟峰会”的展会在中国澳门的威尼斯人酒店举办。尽管许多人无法亲临现场,但峰会现场的奇葩内容在内地互联网上不断被刷屏调侃:一位衣着鲜艳的“中国大妈”在展板前合影的照片因为夸张怪诞的姿势迅速刷屏,多位大妈身后的展板上,“技术重构世界”的标语英文翻译将World一词写成了Word。峰会邀请歌手邓紫棋作为表演嘉宾,其成名曲《泡沫》,似乎正是当下外界对于虚拟币和区块链领域的印象。

  但似乎邓紫棋并未演唱《泡沫》,倒是另一位歌手周传雄唱了《黄昏》。“主办方挺有自黑精神。”李远泉调侃道。

  在峰会宣传中,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三点钟社群发起人玉红、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等人士参加。峰会中,既有表演助兴的明星和知名主持人,有投资人、区块链技术创业者、虚拟币交易所代表、币圈大佬,还有前来路演募资的90后、报道区块链和虚拟币为主的自媒体、从炒币中赚钱的大妈们,一如当前光怪陆离的区块链与虚拟币生态圈。


币圈大会披区块链外衣

  春节期间大热的“三点钟无眠区块链”微信群,使得“三点钟”成为区块链领域的大热IP。

  主办方代表、三点钟区块链社群发起人玉红在致辞中首先表态:“本次会议是一场技术的峰会,大会一切都将且必须在国家法律和政策的框架之中进行探讨。”玉红还称,“分会场会有一些路演的项目,这次大会只是一个平台,路演的早期项目良莠不齐,真伪难辨,99%的项目都会归0,投资控制风险,请各位投资人务必擦亮你的双眼,谨慎投资,也请各位大咖和有影响力的人物,尽量避免被挂名,被站台。”

  声称是区块链大会却少有人关心技术。李远泉说到,峰会第一天是明星、嫩模,第二天是项目路演,第三天才主要是区块链技术分享探讨。“在威尼斯人酒店最大的会场,第一天爆满,进去都会觉得很热,到了真正讨论技术的第三天,嘉宾连前五排都坐不满,会场空调冻得我瑟瑟发抖。”

  李远泉介绍,进入会场时,每走几步就会有亮着二维码的手机伸到面前要求加好友,台词也基本一致“我们这个币,绝对能大赚”。

  议程中的路演项目,需要给主办方缴纳一定的费用。在李远泉看来,尽管路演项目均以“链”为名如能源链等,但核心意思就是项目即将发币了,将会在哪些交易所登陆,希望能吸引到投资人的注意。

  几位着奇装异服的人士举着“品牌链”的条幅并大喊口号,而据媒体查证,其早在3月就被反传销网定性为“涉嫌传销”,却在澳门现场大张旗鼓。网络上流传的现场视频采访中,一位大妈表示,名为“福链”的项目可以激活细胞,治疗前列腺,吃完后重返青春。

  “项目不说参差不齐了,给我的感觉就是谱儿都没有,就说要发币募资,一些项目路演的时候有大妈在后面情绪激动大喊口号,实在听不下去就提前离场了。”李远泉介绍。

  峰会的混乱和各种疑似传销活动备受诟病。三点钟峰会组委会随后发布致歉信称:在大型会议的筹备工作中经验不足;出现接待工作不够完善、会场出入混乱、前期资格审查不严格等问题,“三点钟社群也仅仅是一个2个月多的宝宝,我们愿意与各位共同成长。”

  “三点钟峰会其实很像是当前链圈和币圈生态的缩小版。说是区块链大会,实际上不过是币圈攒的一个局。”李远泉如此形容他的感受。


投资币圈自媒体舆论场

  上述峰会上,展板上逾60家行业相关媒体及自媒体也十分惹眼。在近期,许多传统媒体人或其他领域人士纷纷辞职转型链圈自媒体。

  从多位行业及相近人士处了解到,链圈自媒体创业多是从投资人处获得了资金支持,从百万元到千万级别不等。“投资人压根没想要通过媒体业务赚钱。”

  这些投资人难道都是不图回报的“活雷锋”?一位接近某知名链圈自媒体的人士介绍,该自媒体从币圈大佬处获得了千万级别融资,即便三年没有营收也能照常运营。“这个领域违法等灰色黑色地带太多,传统媒体很多都不会为这些虚拟币或者不成熟的区块链项目背书,行业就是想树立一些发声渠道。”此外,一些在行业中已经有影响力的自媒体通过为虚拟币或者区块链项目撰写推广文章,提升项目估值,吸引投资人参与,然后项目方、交易所、自媒体共同参与“割韭菜”的分成。这些自媒体被称为“卖水者”。“不少链圈自媒体负责人收入的一部分,就是靠虚拟币项目分成来的。”

  “币圈不缺钱,而且盈利模式也多。据我所知,一个日活2万的币圈APP,条幅广告位刊例价开到18万,其他行业的话APP日活2万估计都接不到广告吧。”计划创业做币圈社群的张路(化名)介绍。另有行业人士透露,某币圈媒体,一篇专访一个比特币,公关一次也要几十万。早期通过炒作虚拟币收割巨额财富的币圈大佬,亦通过投资多个相关自媒体以达到影响舆论的目的。


暴富诱惑考验人性

  不过,多位行业观察人士表示,近期这一热潮有所降温。

  张路介绍,近来虚拟币交易所愈发强势,一些项目方希望登陆交易所需要支付大笔“上币费”,加上需要拉币圈大佬人物站台,找相关自媒体造势,在交易所上币后项目方收益已经大不如前。

  “之前行业升温太快,镰刀太多,韭菜不够用了。”上述某观察人士调侃称,此外,许多国家此前对于虚拟币交易所和ICO认识不足,认识到其危害就会开始封禁,币圈颇有些“狡兔三窟”的感觉。

  “长期监管真空,有时候的后果是灾难性的。在极大的利益面前,就是在考验人性的时候。”在4月份北大光华区块链实验室成立仪式上,中金甲子副总裁周伟如此感叹。他表示,见过太多区块链领域的创业者都是这样的,在项目没有做出来就获得大笔钱,即便初心是好的,最后也会走偏。

  “有时候有点怀念2015年、2016年时候,区块链创业者们清苦但都很纯粹。不像现在只想着暴富和割韭菜。”李远泉感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了解到,此前大量区块链创业者转投币圈做起了发币的行当,“币圈太火,链圈人都不够用了”是行业的真实写照。

  以火币网为例,其早期宣称只提供比特币和以太坊两大主流虚拟资产的交易。但在监管部门加强对虚拟币及ICO的监管后,其将服务器及注册地更改至海外,此后开始发行Huobi Token,开始竞价上币。多位行业观察人士表示,包括火币在内的虚拟资产交易所,已经成为参与“割韭菜”的重要环节。

  暴富诱惑下,人性弱点不堪一击。